2019.09.19

璀璨郑州新夜景 如何点亮夜经济

来源:河南商报 浏览次数:540

       当我们惊叹郑州亮起来的时候,郑州2000余栋楼体的灯光已经 掀起了整座城市的狂欢。无论是社交平台的小视频,还是实施亮化的公司、规划统筹的政府部门、市场咨询机构,他们都在探 讨这个新的话题,城市夜景亮化的概念开始被更多人注意到。城市照明也由最早的功能性照明为主、商业综合体为主,延展至城 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层面。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意识到城市亮化在城市形象和拉动消费方面的作用,夜经济的课题也被频繁提及。

1028335130.jpg

谁让“大玉米”亮起来

       郑州市本次亮化提升工作采取分段招标模式,北京良业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负责郑东新区第三标段的优化设计和施工,主要包括“大玉米”和CBD内环28栋楼的亮化。

       “千玺广场亮化工程系统包括24万颗点光源、168套光束灯和楼顶投光灯,配套灯光做了一套音响,在感受灯光效果的同时也能有音响体验。”项目负责人康卫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设计灵感来自嵩岳寺塔的大玉米结构特殊,呈圆柱塔型,这给施工带来一定麻烦。

       玉米楼的亮化施工用了45天,从7月份正式施工算起,8月15日灯光开始点亮。据介绍,基于玉米楼外挑檐造型的特殊性,点光源需要装在楼体的外装饰沿板上,而外沿板与主体结构之间系通过钢梁橫架连接,给施工带来很大困难。”不同于直面墙可以直接吊下来作业,玉米楼只能通过桁架,这种是很危险的”。

       在景观照明行业,灯光是一种基础设施,更被作为一种融入城市血液的符号。在设计之初,灯光效果就考虑到了结合当地的人文特色、地理风俗等,以光的形式表现出来。

       康卫江告诉河南商报,这种理念是用光来讲述城市的故事。目的是给人们带来夜间旅游的兴趣,让人们到这里来,并留得下,同时带动服务业和商业的发展。

       “比如大玉米,我们在24万颗点光源组成的媒体屏上,通过牡丹、龙等意象将河南的历史、人文等元素用灯光的形式展示出来,在民族运动会期间,每晚都在更新动画的主题,对赛事内容推送配套节目,这就是对灯光讲故事的理念。”康卫江说。

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郑东新区第一标段的亮化施工,包括艺术中心、会展中心、商务外环的30栋楼,龙子湖的10余栋楼等。

       作为造型结构同样特殊的艺术中心来说,施工也同样面临难度。比如艺术中心的玻璃景墙结构带来的作业人员的固定问题、酷暑期间双层玻璃外墙带来的白天最高60℃以上的高温难题。

1030156030.jpg

       项目负责人周京介绍,艺术中心最高施工处40米,外墙是两层玻璃组成的空间,相当于一个大的玻璃盒子。为解决封闭空间带来的高温难题,项目方选择夜间施工,凌晨3点多天刚亮施工,上午10点就得收工,这也给工期带来了一定影响。

由于CBD的地标均为改造项目,意味着很多铺设管线会对外观带来影响,施工方需要尽量隐蔽管线,或者设法让管线等与建筑颜色接近。比如艺术中心的部分点亮设施会喷上金色,防止白天效果突兀。

       “CBD之前做过亮化,这次基本上没有破坏原来的亮化,也没有更改原来的亮化设计。”郑州市城管局照明管理处新闻发言人王冰告诉河南商报记者,郑东新区在亮化之初已经做出整体设计,但当时因为种种原因只做了内环一圈,这次是按照原来的设计进行提升,将整体设计补充完整。

       王冰说,“大玉米楼”是郑州市的新地标,有必要重新装点。这次郑州从适度原则出发,只选择了“大玉米”做灯光秀。目前对未来的考虑是做好已建成的亮化设施的管理养护工作,让夜景真正发挥应有水平,同时在郑州市承办的重大活动、重要节日设置灯光主题。

郑州之光

       如果回顾郑州市这一轮的城市亮化,可以发现2019年的1月份和3月份政府层面部署了两次亮化提升安排。不同的是,1月份更侧重于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节日氛围的营造,而3月份的大规模亮化则关乎市容市貌的改善。

这背后的经济背景是2018年郑州取得了3个成就——GDP破万亿、人均GDP破10万、人口破千万。刚刚结束的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也是本次亮化工程的一个重要契机。

事实上,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旅游城市亮化,很多重要的城市夜景亮化都将“大事件”作为重要时机。比如2015年杭州的G20峰会、2017年厦门的金砖会议、2018年青岛的上合峰会等。

1028433930.jpg

       河南省照明学会秘书长姚凯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2015年杭州G20峰会以后,各城市对亮化的追求兴起一个高潮。前期大家追求的是先亮起来,这几年是将夜景工程进行多元化,向夜经济方向靠拢。

“郑州本次的夜景亮化提升工作,立足于郑州市城市发展水平和城市功能定位,根据郑州市之前建设的夜景现状因地制宜。每个区的功能定位不一样。郑东新区重点亮化,其他区根据自己的情况,自身选择三到五条道路,对两侧的楼体进行亮化。”王冰说,这次亮化考虑到,郑州需要有一个相匹配的市容市貌,不能搞粗放的城市管理,第十一届全国民族运动会的到来提供了一个时机。 

       据介绍,本次亮化工程有三个特点。一是东强,通过郑东新区的CBD、龙子湖,金水东路、黄河南路、农业南路、平安大道、东风南路以及高铁站周边的夜景亮化,特别是“大玉米”灯光秀演绎出郑州的城市新面貌;二是西美,新建成的地标建筑奥体中心,西边中原区、二七区的陇海路、中原路等重要楼体进行了亮化,突出西边建设成就和生态建设之美;三是中优,以主城区贯穿市中心的城市主轴,也就是“七桥一路”的亮化。

河南商报记者从郑州市城管局照明管理处了解到,考虑到节约能源,郑州市夜景照明分为一般模式、重大节日模式、深夜模式三种亮灯模式。“该发挥功效的时候最大程度地发挥,在平时就是正常亮灯,营造出美丽的城市天际线,深夜模式下就会相对暗下来,不会发出炫光扰民。” 

       事实上,早在2016年8月份,《河南省照明专项规划》就已编制完成并通过评审。规划的原则是优先发展和保障功能照明,消灭无灯区,做到路灯通亮,适度发展景观照明。

这一原则也被王冰提到。他表示,这次亮化定的原则是,亮化工作是为了提升城市环境,夜景的建设应当与城市的发展水平和功能定位相匹配。“这决定了郑州市做夜景亮化时不会盲目攀比一线城市,可能一些城市做的亮化比郑州好,是因为他们经济水平、客观条件等相对较好。我们需要本着因地制宜、节约、集约的原则来做”。 

姚凯也认为,郑州今年开始大规模做景观照明,实现了景观照明从无到有的第一步。未来两三年需要更系统、更完善的规划,实现从有到精的过程。

灯光与夜经济

       “这次是把商圈作为重点来亮化的,比如CBD的丹尼斯七天地,国贸360等都是重点区块。人们走在农业路高架看花园路口时,就可以看到漂亮的丹尼斯四栋楼宇灯光。很多亮化在商圈,就是考虑灯光带来的人流对商业的拉动。”郑州市城管局照明管理处新闻发言人王冰说。

1028573230.jpg

       “夜经济”在2019年以来逐渐成为热词,甚至上升为国家层面促进消费的举措。国务院办公厅8月份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活跃夜间商业和市场,鼓励主要商圈和特色商业街与文化、旅游、休闲等紧密结合。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相继推出繁荣夜经济的政策。

       商务部一份调查显示,北京王府井出现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上海的夜间商业销售额占白天的50%,重庆2/3以上的餐饮营业额是在夜间实现的,广州的服务业产值有55%来源于夜间经济。

       据RET睿意德华中区9月份刚刚发布的《郑州夜经济研究报告》显示,郑州市夜经济消费类型主要以传统餐饮和二场娱乐为主,业态档次整体仍偏低;夜间活动区域主要依附于传统商圈,整体较为分散,体量较小,功能相对单一;承载夜间经济发展的商业配套不足,夜晚城市活力过早消失等等。

       上述研究报告提到,郑州开始在夜景照明和亮化方面进行提升,比肩全国,下一步还需要在商业互动方面进行探索。

RET睿意德华中区总经理石俊东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夜经济的表现形式是多方面的,城市亮化是相对基础、容易实现的方式。要想带动夜经济的发展,需要和商业消费结合起来,不能游人看完灯光就回家睡觉。有种做法是结合室外的夜市、“集市”等活动,比如澳门的美食节就是在澳门塔下面做的,夜景旁边就有餐饮小吃类的消费。

“       CBD的灯光秀做的很好,但是目前来看和商业的互动不足,很多人看完灯光秀可能就走了,没有与周边的丹尼斯七天地产生更多有效联动。”石俊东认为,郑州需要一个大型的城市休闲区,郑州还没有大体量的步行街区,比如上海外滩旁边就是南京东路。这与前期城市规划有关,但是现在郑州还有机会,可以适当增加剧场、文化秀、演出等餐饮消费结束后的“第二消费场景”。

       可喜的是,政府层面已经开始规划成规模的休闲街区。在9月11日举行的二七商圈发展研讨会上,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二七区围绕二七商圈发展,投入19.3亿元整体拆除了亚细亚酒店、二七宾馆,腾出36亩土地扩建升级二七广场;计划将二七路改为步行街,与德化步行街有机连接,形成全长1200米的商业步行街,引进国际一流品牌企业,推动区域形态更新、业态更新、功能更新。

       “郑州的夜经济潜力很大,因为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夜经济是需要提升的。灯光亮化带来的夜经济可以提升消费,增加城市活力。”姚凯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这次夜景亮化使郑州的整体形象有了很大的提升,在两三年内,郑州的夜景应该会结合城市发展有进一步的优化和深化。

喷薄的照明行业

       无论是城市展示出的直观灯光效果,还是以灯光所辅助的夜间经济,背后都离不开景观照明行业的发展。景观照明行业是一个小众行业,直到夜间城市景观照明被广泛关注的现在,这个行业也未被更多人关注到。

景观照明是照明行业的一个分支,区别于通用照明、显示屏、汽车照明等。据华创证券数据显示,景观照明发展迅速,2018年景观照明产值1007亿元,同比增长26.5%, 占整体应用市场的16.6%。

1029076430.jpg

       “照明行业近几年是上升期,一二三线城市都在做景观亮化照明,行业在快速发展,一级资质的公司也越来越多。”周京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体现公司实力的两个资质是城市及道路照明工程施工一级资质、照明工程设计专项甲级资质。这两个资质此前在整个建筑行业算小众,但这几年很多单位越来越看中,目前全国拥有“双甲资质”的公司有100多家,不算很多,但是比此前已增长了很多。

       河南新中飞照明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新中飞)是河南两家拥有这两项资质的公司之一。公司营销总监李培基告诉河南商报,区域照明行业的发展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有很大关系,全国设计和施工双甲资质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北京和深圳。河南照明行业发展相对滞后,此前偏重于功能照明。最近几年政府开始考虑景观照明,最大的动作就是今年郑州市的亮化工作。

事实上,景观照明尚无明确的行业规范,在光污染和能源消耗方面也一直受到关注。由于长期以来,照明行业以功能性照明和商业综合体照明为主,即使是行业靠前的几家设计公司,在城市景观照明方面也在一步步摸索前进。

从这个角度来说,景观照明仍处于起步阶段,但现在随着LED产业的发展,照明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周京认为,LED行业的发展也推动了照明行业的发展。新的LED产品亮度高、体积小、样式多变。这种产品的出现也给照明行业带来很多手法的变化,比如原来可能需要考虑灯具的体积、样式、寿命等,但是现在随着LED灯具的应用和成熟,可以让设计师有更多的发挥余地,包括定制不同类型、形状的灯具等。

       “实话实说,光污染还是有的,因为本身暗和亮是相辅相成又互相矛盾的,亮的过了就是污染。但是亮化是城市发展的需要,我们只能从技术和产品上控制光污染和能源浪费等情况。”周京说,行业标准方面,国家的标准主要是对道路照明、办公室等功能性照明,但是对于景观照明没有严格的标准。目前行业自身在制定自身的标准,有研究机构编制景观照明的标准中,就考虑到了炫光、节能等问题指标和参数。

1013056630.jpg

       关于郑州市城市亮化中的这两方面问题,王冰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亮化工程设计之初,主管部门针对“光污染”问题下发了设计导则;灯光调试阶段,专家组的技术人员对照明的方向和角度进行一一把控,发现问题后及时处理,避免出现炫光扰民的现象。

       据王冰介绍,为节约能源,目前主管部门正在牵头制作郑州市的夜间亮灯时间表,先由专家组结合各区居民反馈的意见,再结合郑州市的实际情况,制定出初稿,审核完毕后会下发最终的时间。第十一届全国民族运动会期间开闭幕式的亮灯时间会到晚上12点,目前一般时间是夜间11点~11点半灭灯。

       随着智慧城市的建设被提上日程,新的技术也被应用到照明行业。新中飞一位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城市景观照明可以做到整座城市的灯光统一联动,通过控制中心来控制所有灯光的明灭。此外,传统照明的路灯灯柱未来也可能被赋予5G基站等功能。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郑州市也在建设市级的夜景集中控制平台(集控平台)。这个平台将郑州市2000多座楼宇的灯光亮划分为三级管理体制,第一级是以楼宇为单位的自我控制,第二是各区的区级集控平台,第三是市级的集控平台。全市联动是比较前沿的技术,目前郑州市各区正在调试,市级的集控平台预计年底前建成。